宴厅之外,无风城的街道上人流熙熙攘攘,谁都知道现在城主府内不是个善地,但谁都想探得一手消息,无数双眼睛盯住了那扇宏伟的大门。

而在几条街之外,有一处无人问津的府邸,乍一看普普通通,似乎只是萧瑟了一些。然而,这里是眼下人满为患的无风城唯一的一处清净之所。

这是,黑狱。

无数禁制层层笼罩,就连一只鸟飞过都会被击落下来。

黑狱最深处,永不见天光的地方,一位白衣修士猛地睁开眼。

有人来了。

闪烁着星星点点符文灵光的黑暗中,一豆灯火渐渐靠近。

雪色的衣袍在灯火映照下多了些昏黄色调,袖口金色的云纹在黑暗中格外刺眼。

当世最有可能以剑证道的修士。

易灵安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心中冰冻似的麻木骤然裂开了条缝隙。

几日前落尘原上的场景走马灯一般从眼前流过,那沉重如铅的天色,那些炸裂如烟花般的灵光,还有那阵冷到极致的长风。

那些在剧变中被下意识地封存起来的记忆,都随着这个人的到来而解封。

不管她想不想,她都无比鲜明地意识到,那个陪着她长大的人不在了。

她猜到她们或许会败,但却没有猜到死亡。

明明……

易灵安腾得站了起来,又倏然止步——太近了,禁制发出了耀眼的金光,她已经能感受到那过电般的刺痛了。

黑暗中的灵光下,来人显得愈发纤尘不染,近乎是一个幻觉。

算起来,她和倪霁只是陌生人,只在博望城外交了一次手。但那一次,她绝不会忘记。

她其实是有点羡慕倪霁的。如果……

一点怨恨陡然升上心头。她沉默许久才哑声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倪霁将手中的加持了符文的夜明珠放下,自己毫无顾忌地坐到了地上。

易灵安看上去不太好。昔日绛红的宫绦灵光黯淡,就和她灰败的脸色一样。

也是,这里是黑狱,进来的人都被封禁了全部修为,怎么能好呢?

况且,蒋瑛也身殒了。

蒋文卿,蒋客卿……

倪霁长长叹口气。尽管她对闻世芳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但她不得不承认,眼下的情况有些棘手。

眼下城主府内的情形定然又是一片混乱,自落尘原一战蒋瑛陨落后,原本分散在青州各处的修者都往无风城来了,不管他们原先在何人麾下,此时都是将功折过、落井下石的好时候。

天南火不是白拿的。

即使闻世芳并不想拿。

于是,倪霁只是语焉不详地答道:

“有人可能要来杀你,”她顿了顿,补充道,“你的同门们都没事。”

“呵,想杀我的人多了,”易灵安神色稍安,冷笑一声,忽而一顿,奇道,“怎么,你不想杀我么?”

倪霁一怔,纳闷道:“杀你作甚?”

易灵安也一愣,沉默了下来。

她原本并不是想说这话的,那些话与其说是问句,不如说是泄愤。

她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腥甜气蔓延开来,像是落尘原上吹过的风。

被封存在心中的悲伤陡然一点一滴地从裂缝中渗出,又被她再度咽了下去。

她不傻,那时谷主定然是和闻世芳做了什么交换。如果她猜的没错,应该就是天南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