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安琪小说anq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连夷神色淡淡,他起身来,转头看向正在偷笑的丁香:“随鹤白去取书吧。”

丁香立马敛了笑,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

这日,井明真来见汤宝儿,与他随行的还有井明时。

“我在这儿等你,就不进去了。”井明时坐在廊檐下的秋千上,神色淡淡。

她见井明真看着自己,又道:“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进去见你心心念念的宝儿妹妹。”

“我还约了静平姐姐呢,你快些。”

井明真无奈地应对她的催促:“我知道了。”

说完他便踏进了屋子。

先前便有人来禀报了,所以汤宝儿并不意外。她坐在屏风旁,看着少年走近:“快坐,这茶是丁香刚沏好的。”

井明真坐了下来,二人面对面。

他也不着急开口,端起清茶喝了两口后,他才掀眸看着汤宝儿:“不日我们便要回城了。”

井、汤两家已经开始在筹划回城了。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看着面前的少年郎,笑着打趣:“怎么?莫非你不想回去?毕竟在寺中,你可以不用日日上学下学,还可以睡懒觉。”

井明真也笑:“倒也没有这样安逸,我娘还是日日拘着我,不许我疯玩,每日给我定下了作业,若没有完成她交代的,定没有我的好果子吃。”

汤宝儿说道:“宁姨也是为了你好。”

只这一句话,二人便再没有说话了。

井明真很茫然在想:为何幼时两小无猜的人,如今会相对无言?

“宝儿。”他倏地出声。

“嗯?”对面少女抬眸看他,杏眸里盛着明媚的光。

因着不出门,她随意披着一件藕荷腊梅广袖长衫,一头乌黑光亮的发髻用一根碧玉簪子随手挽在头顶,有几缕青丝落下,更添娇媚。

美人珠圆玉润,曲面丰颊,乌髻雪肤,绣屏斜倚,看得井明真呆了眼。

汤宝儿微微拧眉:“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问你......”井明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亦没有这个勇气开口。

他想问她,是不是不想嫁给自己,为什么不想呢?

但他又转念一想:或许成了亲就好了,成了亲,她就知道自己的好了。

“没事。”井明真笑笑:“马上要回城了,我娘张罗着,要在后山办一桌筵席,大家一块儿吃吃饭。”

汤宝儿挑眉:“筵席定有荤腥,这是寺中,怕是并不妥当。”

井明真耸耸肩,毫不在意道:“在后山,又不是在寺中,有何不妥?”

后山到寺中,也就一刻钟的脚程。

“你到时一定要来。”井明真笑着往前倾了倾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盼着你来呢。”

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的冷香,这让少年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捞过旁边的书在手中摆弄。

“你什么时候也爱看书了?”井明真笑着揶揄:“我只当你只会在外边儿的铺子上吆喝,没想到你还爱看书。”

汤宝儿是不爱看书,但有慕氏严厉管教,她看过的书恐怕不比井明真少,又听他措辞不当,加之二人之间还横着一道婚约,这让她心中起了烦闷之意。

虽然她知道井明真此人没有坏心,他从小就是一根筋,嘴比脑子快。

可她还是心里不得劲儿,不能发作,只能憋着,于是这让她更郁闷了。

偏他还在喋喋不休:“宝儿,我想,我们的婚事在回城后就会有结果了。”

井明真笑意愈发明盛:“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芍药进了屋子,脸色有些不太好:“二公子,井姑娘问您还要多久,她还有约在身。”

井明真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他看着少女,叮嘱道:“宝儿,到时后山的筵席,你可一定要来。”

汤宝儿回以一笑。

待井家兄妹走后,汤宝儿支着脑袋,看着芍药,面上漾着浅浅的笑:“是不是被井明时说的话给刺到了?脸色这么难看。”

芍药蹲下来,收拾着桌上的茶具,颇为不满道:“姑娘可是不知道,那井明时说话简直太过分了,好像来咱们这儿,是她纡尊降贵、是我们的荣幸一样。”

汤宝儿调侃她:“我以为只有丁香才会被刺到,原来似你这样沉稳的人,也不能忍受。”

她说罢,扭头看着旁边的屏风,幽幽叹了口气:“可见她的言辞有多刻薄难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