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小说【anq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在将军的刀尖上反复横跳》最新章节。

邬落棠的手扯去他的腰带后还想放肆,穆九重却回手将她的手从自己腰间扯下,并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中,抵在枕侧。

他凝目望着她一瞬,方才言语还狂得很,此时却又温和下来,抵唇在她的眉眼、唇畔,再到她细致圆润的下巴上,她长得那般美,就像江南烟雨中的一枝新柳,甫一入眼便迷煞人心。

他的唇像不舍得移开似的,就停在她下巴的边缘处,再往下一些便是夜行衣包裹下的一段白皙脖颈,以及颈下锁骨。

“上次在铁匠村时,你曾问过我一个问题,我这次或许可以答你。”

“嗯?”邬落棠轻轻喘息着,面带些许困惑地看着他。

他忽然抬起手,手指就落在她的颈窝侧用指腹细细摩挲着,再道:“曾经我用一枚玉簪比在这里,用力的时候有一滴血顺着簪尖落下,你就赤着足穿着一身素衣仰头站在那里,好似无畏无惧的模样。你知那时我想什么?”

邬落棠抿唇一笑,“定是在想这姑娘好美。”

穆九重也笑,出口却道:“错,我想的是,这匪寨防守实在薄弱,需练。”

邬落棠笑意顿收,咬牙切齿道:“你莫要说这就是你拿我邬寨练兵的起由!”

穆九重没有回答,只是手指再向下移,直到她的胸前起伏处,忽然两指并出,迅疾点向她上身麻穴。

因有铁匠村那晚的前车之鉴,邬落棠反应不可谓不快,隐约察觉不对时便已然抬臂欲挡,可终究没有快得过他。

“穆九重,你做什么!”

邬落棠使劲挣动身体,却终是徒劳无功。

穆九重静静望了她片刻,随后起身,一边整理衣襟一边对她道:“待明日出了昀京城,你和外面他五人便速回邬寨去吧,其他的以后有闲暇我们再细说。”

他又是这句,上次便说以后,这次又说以后。

穆九重俯身去地上捡拾起那条刚刚被邬落棠拆了扔下的腰带,在腰间合拢系紧,

此时看他形容,分明是要走的样子。

邬落棠大声喊道:“邱致、赫连灿!”

穆九重道:“别叫了,外间那五位你邬寨的兄弟当是已经被辛顺迷倒了。”

是了,若非被迷倒,此时听闻此间动静,早该上前一问了。

邬落棠冷声道:“穆九重,你是何意?”

穆九重下了床榻,回身看着她,神色中有几分漫不经心,轻声道:“阮娇娇所画那条废渠我自是知道,确然是可悄声逃遁的好去处。可你们看轻了昀京城的巡防,若逃得不是我,你们尚可在那处遁走,带上我,你们决计逃不出昀京城去。”

邬落棠:“那你待如何?不离开昀京城了吗?”

穆九重道:“我要离开昀京城,且还要大张旗鼓地离开,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离开了,那时你们便不用再躲藏,可以安生地离开。棠花弄卢伯一家也不会再被有心人盯着。”

邬落棠道:“以你现在这般,武功都用不出,若不能悄然遁走,又怎么能大张旗鼓走脱。”

穆九重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粒药丸,捻在手指间,对她道:“若等自然恢复,确然还需要几日。但是辛顺来时自是有所准备的。”

说着他便当着她将那药服下去,“现在吃下这药,三个时辰内功力便会恢复大半。以我和辛顺二人,昀京城还没人拦得住。”

恰这时门外面辛顺道:“穆将军,寅时已到,我们走吧。”

“穆九重狗贼!混账!牛皮吹得大,可莫要闪了舌头!”

邬落棠声音恨恨道:“你今日若这般走了,往后我邬寨和你再无瓜葛,我邬落棠也绝不会再与你半分纠缠。”

穆九重原本已走到门口,听见她此话,忽然转身大步行到床榻前,一言不发地垂下头,狠狠吻了她一时,直到她用尖牙咬破了他的舌尖。

他“嘶”了一声,笑着起身,道:“还有一桩事想要你帮我。”

邬落棠咬牙道:“你莫提,提了我也不会帮你。”

可穆九重还是说了。

他道:“待明日我出城后,盯着棠花弄的人应当便会撤走,你去把卢伯一家接走吧。昀京城非久居之地,我居室壁柜中放有房契和些许银钱,你也一并取走,待过个两年再将那宅子出手,往后卢伯一家便劳烦你照应了。”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邬落棠恨声问到。

穆九重回头看着她淡然一笑道:“不凭什么,只凭你是邬落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安琪小说】地址:anq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