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巳时五刻。

苏念尔与魏叔和另一个魏家医师从暗门入殿,开始为秦韫诊治。

云芷早在半刻前便以魏华裳静养为由,将凤仪殿内的下人遣到了别处,杨不平带着金羽卫亲自守在殿外。

雪越发的大,开始挂落在枝头,周遭万物仿佛静若无声,无端的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魏华裳靠在软塌上手中捧着一本兵书,却久久没有翻动。

苏念尔说有失败的可能,她没有告知秦韫。

至于缘由她也说不上来。

或许,是她潜意识拒绝失败二字。

不管对于她还是秦韫自己,他都必须得站起来,重新提起银枪。

时间渐渐地流逝着,到后头,魏华裳隐约听见了几声压抑的闷哼声。

魏华裳眉头不自觉的蹙起,苏念尔说过到后面麻沸散会失效,疼痛会越来越明显。

锦衣玉食长大的天之骄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这般痛楚。

不过他在刑部都熬住了,今日这般想来也不在话下。

想起刑部,魏华裳的眼神又沉了几分,当初若非她暗中阻拦,他的脸上早就有了烙印。

秦韫说的不错,南聿光鲜的外表下早是千疮百孔。

数十年前,南聿兵强力壮无人敢犯,居各国之首,可随着时间轮转,北寮东磐已渐渐崛起,几月前北寮发兵多半只是一个试探,而东磐修身养息数十年,兵力恐已在南聿之上,若届时再与北寮联手,不出两年,南聿必亡。

几月前秦韫自请出征,以少胜多镇压住了北寮,也让东磐处于观望之态,可奈何朝中这些人只顾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根本看不见南聿的处境,不用北寮东磐动手,他们自己就将为敌国所忌惮的少年奇才废了。

她有探子潜伏在敌国,敌国自也一样,只要秦韫身死的消息传出去,南聿便会陷入危境。

所以这才是她费尽心思,冒着性命危险也要保下秦韫最大的缘由。

而她知晓这一切,要归功于秦韫。

原本她只是不想让他死在战场上,因为那时她只想利用他扳倒林恙和自救,可没想到凤听会带回这样惊人的消息。

凤听将十个凤卫分别留在了北寮与东磐,就在秦韫出事后的十日,她收到了凤卫传回的急报,东磐北寮皆在暗中整顿兵马,只待合适的时机,便会出兵南聿。

而这合适的时机,指的便是秦韫身亡之时。

她是有想过禀报给圣上,但她没有把握圣上会信她。

圣上早年也算得上英明,可近年来疑心越来越重,她若在这时露出锋芒,必定要惹来怀疑,届时,她不仅救不了秦韫,自身也保不住,亦会让父亲母亲大难临头。

她别无选择,只能拼命一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