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xier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安琪小说anq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因为睡得早,早晨还不到六点,江夏就醒了。

她精神抖擞,又把林昱桁叫醒。

等洗漱完,江夏拉着人就要出去晨跑。

“每天除了开车就是直升机,多运动一下。”江夏说,“等我伤口彻底好了,我们就可以去训练场了。”

……

去训练场挨揍,林昱桁觉得不如跑步。

江夏没带他去远的地方,两人只是绕着基地外圈跑。

平时基地队员们训练时也有这一项,但江夏没有拿训练标准来要求林昱桁。

不过林昱桁的长跑看起来也不赖,江夏决定下次再跑的时候要计时。

早晨的温度低,但十几圈的运动量也还是让两人都出了些汗。

七点多,两人晨跑结束,各回各的宿舍去洗澡换衣服。

“等会直接去饭堂。”江夏对林昱桁说。

“好。”

回去简单冲洗完,江夏换上制服,从宿舍下来,碰巧遇上了要去吃早餐的雷斯和卢卡。

“hey,sara!”

雷斯依然热情,刘海梳成三七分,阳光中带着些成熟。

“早上好。”江夏笑着对两人打招呼。

卢卡只是微笑点点头。

“sara,你和本杰明昨天下午那会儿是去干嘛了?”雷斯问。

他再一次直接忽略了林昱桁。

江夏不禁加快脚步,“有两只羚羊受伤了,我们去帮他们。”

“oh!那他们情况怎么样?”雷斯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很关心。

江夏的回答也很平淡:“还好。”

说着,三人走进饭堂。

一抬头,江夏就看见林昱桁正坐在不远处的位置上,单手托着下巴,看着她似笑非笑。

“快过去吧,导师等你们呢。”江夏偏头对身旁的两个男生说。

雷斯朝她挥手,笑的开朗,“好,拜拜,sara,等会儿见!”

终于走了。

江夏长呼一口气。

走到林昱桁对面坐下,江夏看见餐碟上面放着她最喜欢的烤奶酪三明治,但看起来没有平时诱人。

“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

林昱桁把保温杯放到她面前。

江夏打开喝了口温水,“他们问昨天下午那两只羚羊。”

合上杯盖,江夏指着金黄酥脆的三明治,“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林昱桁说:“猜的。”

“真聪明。”江夏朝他竖起大拇指。

被夸奖的林昱桁说:“快吃吧,等会冷了。”

-

上午的阳光很是明媚,研究组出发寻找今天的目标犀牛。

经过昨天的花豹意外,兰登不再开敞篷车,换了一辆全封闭的越野车,视线相对受阻但也安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