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吞噬:我在西幻世界杀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安琪小说anqixs.com

夜幕降临,一双美丽而诡异的红色环形双月牙悬挂在夜空中,时刻告诉着靳烬,这里已经不是他原来生活的世界。

但靳烬并没有功夫对着夜空伤感,此刻,他正趴在笼车一角,蜷缩成一团鬼鬼祟祟地做着什么,偶有有金属拨片声传出,但也是十分细微。

笼车队伍已经进入了贤者森林地界,翻过这片山脉,就能抵达多伦小镇了。在哥布林王多哥的授意下,车队在森林里驻扎了下来,待天亮后再出发。红帽哥布林们吃饱喝足,此刻已经围在篝火旁呼呼大睡,只留有少部分哨兵来回巡逻。

也就是说,靳烬能不能逃走,就看今晚了!

“吧嗒!”

一道细微声音响起,喜悦的光芒在满头大汗的靳烬眼中扩散开来,他轻轻咬住自己的舌头,令自己呼吸尽可能稳定,手指轻轻一掰,海泥石**应声打开。

成功了!

虽然这是前世自己尚是小贼时才需要用到的手艺,技术已经生疏了许多,但总算是没有完全遗忘。

取下**后,靳烬转了转生疼的手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由的世界仿佛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就连那些魔法元素“风之精灵”也比先前活跃了许多,不断萦绕在他身旁跳动。

“艾瑞克,你成功了?”卡仆轻声惊呼道。

“嘘!”靳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卡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很快,靳烬就帮卡仆也解开了**,只是那根钢针也磨损到了极致,“咔”一声崩断了,令靳烬心疼不已,他可是打算用这个解开笼车的锁头的,早知道就应该先打开笼车,再另外救下这位胆小的灰皮哥布林。

“可是艾瑞克,只是解开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卡仆轻声说道。

“没有用,我就是解着玩,现在就帮你重新铐上。”靳烬气呼呼道。

卡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靳烬悄咪咪靠在笼边,盯着不远处那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红帽哥布,准确的说,是盯着它腰间的那串钥匙。待巡逻的红帽哥布林一离开,靳烬集中精神,努力驱动那些风之精灵在那串钥匙上凝聚。

很快,这些绿色的小家伙们将钥匙串轻轻托了起来,可惜靳烬能够操控的风之精灵实在是太少了,钥匙串微微浮动后又突然坠了下去,睡梦中的红帽哥布林弹坐起来,瞪着猩红的眼睛四处张望。

确认没有异常后,那哥布林挠了挠腰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下去,不一会儿,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笼车中,靳烬和卡仆缓缓升起脑袋,偷偷松了口气。

“奇怪,我为什么只能控制这么少的魔法元素?如果再多一些风之精灵加入进来,一定可以将那串钥匙摘下来!”靳烬惋惜道。

卡仆沉吟片刻,说道:“魔法的强度和你的精神力有关,要么是你感知的魔法元素太少,要么是你与它们建立联系的‘触角’太少。前者是天赋,后者是能力,艾瑞克,你是哪一种情况?”

“魔法元素怎么样才算多?”

“你能看见多少风之精灵?”

“漫天都是。”

卡仆惊讶道:“如果是真的,你有成为大魔法师的天赋,这对一个精灵族的人而言太不可思议了。”

靳烬挑了挑眉,开玩笑,小爷我前世可是千年一遇的武学奇才,你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彩虹屁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艾瑞克,你可以不要笑得那么难看吗,嘴巴快咧到耳根了。”

“咳咳,天赋没问题的话,要怎么增加’触角‘呢?”

“需要经过持续并且专业的训练,这个卡仆也不懂,主人只在日记里提到,要学会一心多用。”

那不就是花心呗?这个我熟啊,逍遥门一年一次的合欢盛宴上,我最多时候试过同时与一百零三名女弟子双修呢。

逍遥门是靳烬在武侠世界创建的门派,只收姿色艳丽的女弟子,主打一个怎么伤风败俗怎么来,因而被视为江湖第一魔教。那些个名门正派虽然对逍遥门咬牙切齿,却偏偏打不过靳烬的“北冥神功”,也奈何不了靳烬。最后各大门派组成“屠魔联盟”夜袭逍遥门,刚刚练完功“精疲力尽”的靳烬不敌众门派,这才含恨而死。

所谓双修,就是身上不加一物,肉体与肉体相连,双方同时运转合欢**,实现精神与真气双循环的修炼方式。这种修炼方法的好处是能够将自身冗余的真气填补到对方的缺口中,也能从对方身上夺取真气完善自己的**,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大系统共享机制”。

只是他选择的连接部位就值得商榷了。

靳烬二话不说立即盘腿打起座来,外散的精神力开始凝聚,又分出越来越多的“触角”,将空气中越来越多的风之精灵驱使到了那串钥匙附近。

钥匙串再次飘浮起来,这次比先前那次稳定了许多,在靳烬的控制下,钥匙圈开始缓缓旋转,从红帽哥布林的腰间挣脱出来,缓慢飘向了笼车。

卡仆也将手臂伸出笼车外,试图抓住钥匙串。

再近些......再近些......只差一点点就能拿到了......

就在它的手指即将勾到那串钥匙时,一只绿色手掌抓住了那串钥匙。

卡仆惊恐而绝望的看向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的红帽哥布林,任何时候**的罪行都是不可原谅的,它甚至已经看见了自己和靳烬被架在火柴上被烧死的模样。

红帽哥布林眼中充满怒火,举起短剑“哇哇”着就要将卡仆的手臂砍下,突然,一支呼啸而来的箭矢从侧面贯入了它的脑袋,巨大的冲击力竟然将它撞在了笼车上,发出“当”一声巨响。

卡仆顺势一勾手,将钥匙串捞入了自己的怀中。

这声巨响将靳烬和卡仆吓得不轻,这是怕那些红帽哥布林睡得太死所以叫它们起床吗?

不等靳烬骂娘,丛林中钻出了许多影子,既有皮肤黝黑的半裸男人,也有浑身毛发的凶猛动物。

他们嘶吼着冲入了车队中,将睡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的红帽哥布林果断杀死,又与闻声赶来的哥布林哨兵厮杀起来,一时间,笼车队伍到处都是火光与叮叮当当的打斗声,亮如白昼。

“快,现在赶紧打开笼子,我们趁乱逃走!”靳烬也反应过来了,有人劫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鸡亦超好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安琪小说anq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