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道出了门,姒荼想起些什么,问道:“关于那位李三公子,楼家暗桩调查出些什么了吗?”

楼岸点点头:“李三公子李琬,风流成性,最爱美人美酒,仗着李员外的宠爱和李府这些年经商攒下的家底,在外交友时肆意挥霍,也时常进出花楼赌场。这点,用不着暗桩查探,稍稍在外打听一下便能知晓。”

“但可疑的是,这人虽喜爱美人,府中却格外冷清,未纳任何姬妾。”

“就连平日里进青楼,也从来不碰姑娘,点的都是清倌,一晚上下来都只坐在一旁喝酒,听姑娘们弹琴唱曲儿,”他顿了顿:“我觉得不对劲,是以劳烦暗桩的师兄们往深处查了查,才得知,数年前这位李公子曾暗中花重金请来了一位神医。”

“而那位神医,当初是以治疗......不举出名的。”

楼岸说到这里,自小养成的性格让他对那个词有些说不出口,他顿了顿,不着痕迹地看了姒荼一眼,才又继续道。

“李府悄悄将人请了来,又悄悄送了回去。若非如此偷偷摸摸的行径,也不会怀疑到李琬是有什么难以对人言的病症上去。”

姒荼眼睛微微睁大,对此等秘辛来了兴趣,忙催促他继续说。

“但可惜,似乎那位神医没能把人治好,暗桩查到,这几年来李三公子定期仍会喝某种特殊的药,但李府对此着重提防,是以并没能有留存的药渣供以验证。”

他见姒荼睁圆了眼,听得津津有味,有些好笑,也乐意继续拣些好玩的说给他听。

“但眼见李三公子年龄到了,李府许是怕落人口舌,便匆匆找了位家世清白、孤苦无依的农家女子娶回了府,当个摆设放着。”

姒荼皱眉骂道:“这不是害了人姑娘一辈子嘛?”

但他紧接着又追问:“那位姑娘现下怎么样了?”

楼岸摇了摇头:“半年前,因病不治而死了。”

他眸光里闪过一丝凌厉:“这明面上的说法,是那位夫人自小便身体不好,不小心着凉引发了其它病症,夜里被野猫冲撞,受惊过度病逝了。”

“自此,李三公子日日以泪洗面,夜不安枕,发誓要为亡妻守节。自那以后,这半年里他还真的再也没去过秦楼楚馆,在祁仙镇上还博了个好名声。”

他的语调凉凉,难得地带了些讥讽。毕竟,旁人无知被骗也就罢了,当知情者了解原委,在这些事件前都放上个“不举”的前提后,就显得分外可笑了。

姒荼敏锐抓住了关键词:“野猫?什么样的野猫,会不会同那几只死猫有关?”

楼岸摇头:“这些并未详细提及。”

姒荼揪了揪披风上的流苏,在原地转了几圈,最终一仰脸叉腰怒骂:“那些姑娘绝对跟这个不举的有关,这种人最容易变态了,一个搞不好还不知道背地里祸害了多少姑娘。”

姒荼磨了磨牙,竟是提步要走:“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楼岸好笑地将他拉了回来:“这些都只是我们的推测,若要将人带走伏法,还是得找确凿证据。”

“更别提这背后还有一个人,他似乎知道所有的事,并掌控着节奏,一一将证据陈列在明面上,慢慢收拢布下的网。”

姒荼虽然气愤,但脑子还算清楚,听楼岸这么一说,也顺势往下理了理:“他若是想要为那些受害的姑娘们报仇,大可以一刀杀了那个不举的,以他表现出来的功夫也的确做得到。但他这样慢慢搜罗尸体证据,徐徐图之,更像是不愿脏了自己的手,要将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样子。”

他抓住了一闪而过的灵光:“那道鬼影,莫非是想要借青晏堂的手来料理这桩案子?”

“从一开始扔下死猫尸体开始,到后面的女尸和惊扰李府的鬼泣声,似乎都是为了一点点将事情闹大。”

“他特意将时间选在祁仙节前,就是想要逼县衙和李府联系能处理这件事的人。李府位居小镇最繁华的地带,祁仙仪式中的游街又势必会经过李府,若是不提早料理了这人,指不定会惹出什么卵子来。”

“李员外怕,县衙也怕,所以只能上报给青晏堂了,”姒荼摊了摊手,冲楼岸笑笑:“可见,你们青晏堂还挺有威名的,连鬼想要申冤都盼着你们能来。”

“怎么样,考不考虑以后当个堂主,往外一走多拉风多威武,我在你身边站着也能沾沾光。”他冲楼岸眨了眨眼。

楼岸无奈:“说正事呢。”

“行,”姒荼点头,又将话题扯了回来:“将案子交到青晏堂手里,那鬼影应是放心了,但他估计摸不准我们查到了多少,也害怕我们不明所以直接将人捉了去,今晚应当是不会现身的。”

“但我猜测,他之后定然还会用各种方式将线索送到我们手里。”

楼岸没否认这种说法,想了想又道:“你还记得我之前提到的荧春草吗?”

姒荼跟上了他的思路:“记得,但这样看来,那鬼影还真是图谋许久,不光收集了这些姑娘的尸身,还特意用古法将其保存了那么久,就为了等一个最合适的时机替她们报仇。”

“真是不简单,就是不知道他是与哪位遇害的姑娘有渊源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安琪小说【anq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教主他柔弱可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