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安琪小说anq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进入四月,天气一天赛过一天炎热。

厚重冬衣闷人,才起床,出了一脑门子热汗。

清早,春风楼里给所有丫鬟和仆妇婆子们发了两套夏衣,小翠到手的依旧是灰扑扑的粗布衣裙。

宋荔的夏衣也是灰扑扑,看似与小翠的大差不差,实则衣料子柔软许多,有点偏棉麻质感,舒服又透气。

冬衣衣料子粗糙又闷热,磨得皮肤生疼,她赶紧换上,又将另一套过了水,放到日头底下晾晒着。

冬天不怎么出汗还好,入夏后,楼里发下来的两套衣裙不够穿,万一连日阴雨,衣服不能及时晾干,没得干净衣裙更换,穿着浸了汗水的衣服,叫人受不了。

梅嫣约了她下午逛街,到时路过成衣铺子,买套便宜衣裙换洗。

因为天气乍然暑热,宋荔带来的鱼片粥足足花了两个时辰半全部售完,隔壁卖血粉羹的木湘湘,还剩下些许没卖掉,愁的眉毛紧皱。

卖不掉不打紧,带回家中给祖父祖母、父母和妹妹弟弟打打牙祭,不会白白浪费。

宋荔也皱眉,心知天气一天天热下来,滚热的鱼片粥怕是不好卖了。

环顾一圈,附近卖金桔团、雪泡豆儿水、香薷饮的凉水摊位,顾客络绎不绝。

雪泡豆儿水就是现代宋荔熟知的绿豆糖水。

也是,本就闷的烦热,谁耐烦吃些热食,当然愿意吃一些冰爽消夏的食物。

关于夏日消暑的食物,宋荔脑子里一下子冒出加了黄瓜丝的冷面,卧着半颗卤蛋,面汤酸酸甜甜,开胃极了,超级清爽。

还有凉面、凉皮,以及拌着红糖水,添各种干果坚果,或是红豆山楂碎的手工冰粉……

馋得宋荔咽了咽口水,不敢继续往下想。

现在的大周朝并没有发现食用冰粉的记载,宋荔决定一会儿上香料铺子问问,说不得有人见过冰粉籽,但还没叫人意外开发出它的食用价值。

从钱庄出来,宋荔到了香料铺子,询问过掌柜后,经她具体描述冰粉籽的形状,生长形貌,因为宋荔网购的冰粉籽成品,没去过野外采摘,自然无从得知冰粉树是什么模样,大大增加了寻找的难度。

掌柜对冰粉籽闻所未闻,倒是答应她,等以后发现了这种香料,届时会通知她。

宋荔留下了联系地址,从香料铺子出来,因为卖鱼片粥耽搁了时间,来不及眯眼,连忙到后厨当差,给福爷预备今日的饭食。

日头当空,像只火球,前几日还是阴沉沉的湿冷,今天突然升温,仿佛一瞬从冬日跨越到了七月暑夏。

这么热的天,兴许福爷也是没胃口,吃不下热食。

厨房里有荞麦磨的干面条,宋荔将它投入清水浸泡,又去处理其它食材……

见常婆子拎着一筐子槐花来,说道是熟悉的菜贩子送来的。

瞧着槐花香喷喷,水灵灵,这就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过了季节,想念这一口也吃不到。

宋荔问常婆子要了些槐花,用盐水浸泡,攥干水分,三分之一的槐花扮上面粉,放入蒸笼屉里隔水蒸熟。

一半槐花被她和了猪肉馅,包进馄饨里,剩下的一半拌在鸡蛋液里,摊成金黄黄的槐花鸡蛋饼。

将浸泡的荞麦面煮熟,宋荔又让小工取来地窖里冬藏的冰块,细细敲碎成小块,浸在面汤里……

收到春风楼的食盒时,王福正在凉亭纳凉,身旁两名丫鬟,一人摇扇,一人拈来剥去果皮的枇杷果肉送到唇边。

水灵灵的枇杷用井水湃过,冰冰凉凉,大大缓解了王福的烦热。

小厮摆着饭,王福有点没胃口,正想挥挥手,让人吃食拿下去,鼻尖忽而飘来一抹清清爽爽的甜香。

“等等,那是什么?”

小厮不知主子问的是哪道菜肴,于是一一叙来:“福爷,今儿有蒸槐花、槐花鸡蛋饼、槐花猪肉馄饨,还有一份冷面。”

王福伸长了脖子瞧,见面碗上浮着水汽,细看碗壁外圈凝聚了一面的水珠子,竟是冷气。

冷面?

又是新奇的菜品!

面汤里浸着冰块,看着似乎凉沁沁,面上卧着十数薄薄的酱褐肉片,肌理与蹄筋分明,似乎是卤鹿肉片,几乎铺满了整只面碗,一旁放置着两颗对半切开的卤蛋,细细的碧绿黄瓜丝,撒了鲜红的枸杞子,并几根水粉的泡萝卜条,撒下一面的熟白芝麻,盖上茂盛的芜荽叶,色彩搭配得极佳,看着就很有食欲。

想着,王福握起木筷略一犹豫,夹起蒸槐花,放到生蒜泥蘸碟里,清新淡雅,一点不腻人。

槐花本是生长在枝头,高洁雅致,偏要用气味浓烈的蒜泥来配它,像是立在云端的仙子神女,嫁与个不解风情的糙汉,对比强烈,口感却意外的美味。

也不知道第一个发现蒸槐花的人,是怎么发现蒜泥是最配它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