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安琪小说】地址:anqixs.com

“苏炽欢!!!”

此情此景,谢尘高高在上的淡然终于消失无踪,他高声吼了句,大步上前死死拉着少女手腕,粗暴地将她扯了过来。

“你竟敢……”谢尘捏着少女腕骨的手青筋错起,怒目看去,那些被咬碎的话又咽了回去。

没亲。

但也比亲好不了多少。

谢尘冷眼看着面前这对狗男女,仿佛他们此刻脱光了衣服在他面前媾和,但其实,两人的嘴唇并没碰到,只是离得近,小姑娘的唇瓣都被男人呼吸氤得湿红湿红的,看上去像是被肆虐了一番。

见此,谢尘微怔过后,心头的怒并未消散多少,手还死死拽着少女腕骨不放。

谢尘突然一吼,手腕又猛地传来痛意,她方才溺于奴隶气息和那张脸的意识终于清醒了过来。

然而,炽欢回过神后,她眨眨眼看向面前这个奴隶,竟是在想……

他知不知道去那无风崖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道的,肯定不知道。

“苏炽欢,你当我死的吗?”少女的目光好像是黏在了那奴隶身上,谢尘额角抽痛,扣她手腕的力度又重了几分。

病白的肌肤漫出一片红。

手腕处又传来刺痛感,炽欢本就是个病秧子,谢尘用力如此之大,痛意自手腕蔓延全身,她忍不住咳嗽起来,整个人似是都站不住,摇摇晃晃。

少女吃痛,喊了声疼,她咬了咬唇,唇色是更加鲜艳,似是滴出血来。

谢尘微微眯眼,那双清冷凤眸毫无怜惜,反而手上又加重了几分力气:“你倒是惯会装可怜,苏炽欢,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么?”

炽欢是真的觉得痛,她只觉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折断了,刚想大骂谢尘让他放手,耳边便响起一道低沉男声。

“放开殿下。”

这声音低沉得有点古怪,好似从地狱深渊传来,透着一股阴森的冷,让人不寒而栗。

炽欢愣了下,抬眼看去,眸中映着男人身影。

高束的乌发落了几缕,那凌厉的侧脸掩在发丝间,在昏暗屋内更透着种令人胆寒的杀意。

手腕处的痛意渐渐消散,她有些怔然地垂眸,看到了奴隶那宽厚细长的手。

他擒住了谢尘的手,手背筋脉交错,指骨突出,那玄色束袖下的小臂肌肉虬结,炽欢似能感受到里面喷薄而出的力量。

两人对峙交锋,屋内霎时死寂,落针可闻,那人头还滚在几人脚边,鲜血在地毯结成了血痂,看去分外恐怖。

“放开。”

又是一声,低沉中带着刀剑般的锋利,毫无一个奴隶该对大臣应有的卑微和惶恐,甚至他此时,周身气势给人一种近乎绝望的压迫感,

对除了少女之外的其他人,这个奴隶似乎从来没有尊卑。

四周的冷具象成了锋利刀剑,炽欢被夹在这两个男人中间,喘气都艰难,脸更显苍白。

萧灼瞥到小姑娘惨白的脸,擒着谢尘的手又用了几分力气。

“放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裙下之臣》转载请注明来源:安琪小说anq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