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泽法·冯·图恩和塔克西斯踟蹰了很久,最终还是敲响了那扇房门。

他听到门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似乎是有谁正在穿鞋。没过多久,门被从里侧拉开了。

前来应门的,是一名拥有查罗石色眼睛的少女。

泽法几乎是脱口而出:“您怎么在这——”

——然而,当他看清那人的装扮以后,他的后半句话却哽在了喉咙里。

少女的身着一席简素的黑白调女仆装,围裙下摆与鞋跟上沾着些许泥渍。看样子,在踏入庄园的大门前,她就已经穿着这身衣服了。

她用疑惑的眼神歪头注视着泽法:“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长雀斑的凯尔特青年将一只手放在脑后,挠了挠他的棕红色卷发,然后赤着耳根开了口:

“抱歉,小姐,因为您的眼睛实在太漂亮,我好像……把您和一位熟人混淆了。”他一面说着,一面腼腆地笑了笑,“我想见见您的主人,可以请她借一步说话么?”

女仆乖巧地摇摇头:“海伦奈小姐去一楼剧场参加音乐会了,我也不知她何时才能回来。”

“音乐会?”泽法诧异道,他浓粗的眉毛微妙地一蹙,“可是,音乐会在半个多小时前就已经终止了呀!观众们应该都回房了才对……”

“诶?演出终止?音乐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那是……”

泽法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翳。他其实很害怕听别人提及有关谋杀或者死亡的话题,更不用说此刻这些词汇是从他自己的嘴巴里蹦出来的。

“海信斯伯爵死了。”他慢慢地说道,“……在音乐会上,被人毒杀了。”

女仆的思绪在那一刻停滞住了——至少在泽法看来,她那对漂亮的查罗石失神了一瞬——然后,她用肩膀倚着门框,一点一点地滑了下去,直到整个人跪坐到地面上。

“小姐……!”

“天哪…怎么会……”女仆用细若蚊吟的声音哽咽道,“您在开玩笑的,对吗……”

泽法在女仆的身侧单膝跪下,抬起一只手来轻抚起她的肩膀。

他什么也没有说。但他相信女仆会明白,自己在这个时候保持沉默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呜……”少女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她将脸埋进手掌心里,哭腔令她的咬字变得模糊不清,听上去就像断断续续的哀鸣。

于是,泽法就那样跪在她的身旁,拍打她的肩膀,无声地安抚着她。直到女仆的抽泣声愈来愈小……最终停止了哭泣。

女仆站起身时,正用围裙擦拭眼角。

她的眼圈仍旧红肿,但她还是扯了扯嘴角,对泽法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刚刚可能是太害怕了……”她的声音依然有些发抖,“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不不,我才应该说不好意思!”泽法跟着站起来,“实在不好意思,刚刚开门时冒犯到了您,还把您给惹哭了。——对了,作为赔礼,这个送给您。”

他从外套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一支娇艳夺目的鲜花,形状与色泽乍看有点像罂粟。

“这个是银莲花,有祛害辟邪的功效。虽然我不太信这个……不过,希望它能让你打起精神来。”

泽法说着,将那支银莲花别在女仆的耳边。灼眼的赩红与女仆深褐色的秀发相得益彰。

有一瞬间,泽法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将那朵花插在姑娘的耳际,而是插进了松软的花泥里——那银莲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在土中微微摇曳了一下。

过了半秒,他才反应过来,那只是女仆姑娘正在点头。

泽法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他想摸一摸那孩子的脸颊,想问问那个姑娘的名字,想临走前再给她一个拥抱。

但他的指尖最终只是从她的发丝间悄悄地擦过。

“那个,也请……别太难过了。节哀顺变。”他说。

*****

【系统时19:28:40】,海信斯伯爵卧房。

“打扰了——”

阿南在管家的指引下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踏进房门。

她的声音听起来像个第一次跟校参观博物馆的小学生——实际上,行为也是如此。她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片刻,或是瞅瞅墙纸或地毯上的花纹,或是拿起桌台上的摆饰端详一番。

和她预期不太一样的是,伯爵的卧房虽然尺寸大了些,内设却与客房大同小异。除了窗户朝南、采光更佳以外,几乎就是个放大版的客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安琪小说【anqixs.com】第一时间更新《请忘记我吧,侦探》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