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安琪小说anq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顾行知抚扇,静思片刻,道:“这两日如论如何也该回来了,大哥若担心,不若让三弟多带些人手下山,去兰泽打听打听消息。”

梅胜志听了连连点头,回首同梅三示意:“老三,多带些人马,即刻出发。”

“好,两位哥哥莫要担忧,俺一定快去快回。”梅三倾身从果盘中挑起一个去了核的脆枣投入大嘴中,没嚼几下便吞咽下去,打个饱嗝,吹着口哨出洞去了。

洞中便剩下梅胜志与顾行知两人。

梅胜志靠在虎皮凳上,干瘪的面容透露浓浓的疲惫,闭眼休憩。

顾行知则面容平静,缓了先前的焦急之色,捧起桌上的一卷书卷慢慢读着。

两人于洞中静坐,继续等待消息。晚些时候又一道用了膳食,商议了些寨中的琐事,想着今日或许是等不到结果了,起身准备回院。

结果才走出不远,却见早早下山去了的梅三,又带着一众爪牙急匆匆折回来了。

两人俱是一惊,但见梅三上身打着赤膊,露出一片古铜色的结实肌肉,下身扎着的裤脚呈现出一种不明显的暗色,定睛分辨,竟是些尚在往下淌的殷红血珠。

梅胜志面色沉如黑潭,压着声音问:“老三,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梅三神情亦是疲惫,他不语,于两人跟前错开身,暴露出身后被人背在脊背上的身影。

那只惯常戴着的铜制面具微微滑落,挂在他白皙削尖的下巴尖处,底下那张不常为外人所见的脸苍白如纸。

月光下,他面中布满的大片红斑微微发褐,如今又多添了一条狰狞的伤痕,十分突兀的横斜攀于面颊之上,险险避开眼角。

而他此刻双目紧闭,神情痛苦,对于外界的交谈声毫无任何反应,好似被困在一场无法终结的梦魇里,难以挣脱。

巨大的不安如浪卷涌上心头,心中悬着的大石终于狠狠的砸落下来,直直把梅胜志砸的头昏眼花,身影轻晃。

他忙抓着梅四身边的爪牙问:“老四眼下这是怎么回事,那事……又办的如何了?”

也说不清是更关心人还是事。

爪牙挠挠脑袋,一时不知该先回复哪个问题。他试探道:“我们今日没有走出多远,在二十里外的一条河畔发现了四爷和几个兄弟。四爷受伤昏迷,其他的……探了探,都没气了。”

所以他也不知道外头的情况是如何。

顾行知皱了皱眉头,问道:“先别管其他的,传黄医师没有?”

那山匪连连点点头,“已经找人去叫了。”

如今唯一知晓外头情况的人正昏迷着,几人就是有心也无法问话,他们再是急切也无计可施。待一道将昏迷着的梅薛温送回屋中,医师提着药箱赶来看过,几位当家方才各自回院休息去了。

两贴药剂服下,发了一通汗,直到外边日头高照之时,昏迷了一夜的梅四才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临时被抓来侍疾的爪牙大喜,连忙奔出院子,向几位当家汇报去了。

*

这是季书瑜被拘困在山洞中的第四日。

午时一刻,方才送走那妇人,季书瑜便受到了山匪头领的传唤。

这是她第一次被叫去问话。

因打小于暗阁中历练,季书瑜被迫学会了人情世故,对人的喜恶情绪感知敏锐。自然也不会错过,眼下前来传话的爪牙态度恶劣,神情中不由自主的透露出对她的轻视和厌恶。

看来外头果然是出事了。

不会是交易谈崩,梅薛温让人给砍了,几个山匪头头来找她麻烦吧……

走出洞门,她被爪牙领着沿山路往山顶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暗自猜测着事情发展的各个可能。然而如今她与外界失联许久,对于其他事情所知甚少,此刻亦没有什么头绪,只能凭直觉猜测。

因着昨日才下过一场雨水,地上到处都是蓄成一小汪一小汪的积水,混着湿土,山路十分泥泞难走。

季书瑜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绕过水坑,便又被领路的爪牙给瞪了一眼。

他低声呵斥:“快到了,老实点!”

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那爪牙拿出怀中的令牌,给把守寨门的人看过,方才得以进入其中。

一行人终于来到鹿鸣山山匪们真正的大本营。

蓝天白云下,入眼是一片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屋舍,各院落被绿树环绕相互错开,生活气息十分浓郁。有水有田,炊烟袅袅,鸡鸭成群,一派隐世农舍宁静恬适之意。

一条瀑布于西南边的另一重高山上倾斜而下,如玉带悬空而坠,轻虹若隐若现于水花四溅中,晶莹剔透。瀑布源源不断落下,又汇成一条溪渠,自然的划分开前后山各自的空间来,围绕众屋舍良田,滋润其中众多生灵。

空气湿润清新,眼下见到眼前这幅山水画卷,虽然知晓这其实不过是个狼窟,季书瑜心中积蓄多日的郁烦之气仍是没来由的去了几分,吐出口浊气,振作起精神,仔细记住附近路过的一屋一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